然而她的目光,却是聚集在铜镜中

神灯彩票官网 admin 浏览

小编:妾身岂敢赶夫君可是,要大半年呐!甄姬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,女人嘛,当然也有需要丫!但是李林可不想自己现在犯了糊涂,弄得以后几女有了孩子之后有了妇科病啊,不仅是甄姬,

“妾身岂敢赶夫君……可是,要大半年呐!”甄姬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,女人嘛,当然也有需要丫!但是李林可不想自己现在犯了糊涂,弄得以后几女有了孩子之后有了妇科病啊,不仅是甄姬,就算是其他几女也是这样,只是这样的私房话,几女怎么会互相说,甄姬当然不知道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呵呵!”李林乐了,轻轻拍着甄姬背部宽慰道:“我还想明日就抱上你我的骨肉呢,这不是没办法嘛!乖啦!”
 
    甄姬咬着嘴唇,深情的看着李林,不由得,李林有些心疼,搂着甄姬轻声说道:“宓儿乖,这样吧,晚上。我来你房中,陪你说说话,聊聊天,如何?”
 
    “整晚么?”甄姬歪着脑袋问道。
 
    “额!”李林稍一迟疑,点头说道:“自然,而且这两天都是!”李林一咬牙,不就是两天吗,大不了…………白天!去找焕儿去,他们乌桓人可是没有不可白日宣淫之说!自己是在忍不住,打不了白天就…………嘿嘿嘿!
 
    甄姬眸子顿时一亮,可是没看到李林的眼色,欣喜问道:“夫君所言当真?”
 
    “你呀!”李林哭笑不得伸手捏捏甄姬粉红细腻的面颊,失笑说道:“为夫何时食言过?”
 
    甄姬一眨巴眼睛,打趣的说道:“呀!妾身又失言了!夫君总说,什么君子一言,马……马……”
 
    “活马也难追!”李林颇为好笑地说道。
 
    “咯咯!”轻笑着摇摇头,甄姬眨眨眼,忽然想起一事,眼睛一挑,尽显魅态,一双杏核眼看着李林,缓缓说道:“夫君,前些日子你带兵出征之日,妾身又谱得一首新曲,不若此刻弹奏于夫君一听,夫君为妾身点评一番,可好?”说着便欲起身,然而却被李林搂着不得起身。
 
    李林深情的说道:“这…………待过些日子你身子好一些再弹奏于我听,好么?”听曲子是需要意境的,如今甄姬甚至虚弱,李林又怎么舍得让甄姬弹奏去曲子给自己听呢?
 
    “啊?哦!妾身听夫君的!”本是极为欣喜的甄姬闻言情绪又有些低落,那可是她费尽心机、苦思冥想才谱出的曲子呢。
 
    望着甄姬有些失落的模样,李林心中一动,急忙说道,“宓儿,你看你面色憔悴的,不如为夫给你描眉如何?”
 
    “咦?当真?”甄姬闻言,不禁伸手抚向自己右眉。
 
    李林笑着又重复了一句道:“待为夫亲自为你画眉,可好?”
 
    “咦?”甄姬一听,心中自是心动,然而口中却犹豫说道:“夫君!如此!不合礼数,夫君怎么以为贱妾描眉呢?”
 
    “管它合不合礼数!”李林嘿嘿一笑,他哪里会管那个啊,当即将甄姬拦腰抱起,向梳妆案走去。
 
    “呀!”甄姬惊呼一声,双手死死抱着李林脖子,一口大气也不敢喘,轻启红唇,瞥眼望着铜镜中自家夫君手持眉笔,仔细地替自己描眉。
 
    甄姬屏着气,只感觉心中突突地跳,耳边早已燥红一片,寻常人家男子亦不会如此为其妻妾画眉,恐为他人耻笑,然而夫君贵为大汉辽侯,名动于天下,却会这般的体贴自己,虽然家中尚有几女与自己共侍一夫,分享夫君的爱,但是夫君能过做出这般的样子,这天下又有哪个男子会这般呢?夫君不禁对自己体贴入微,爱护有加,竟然还会为自己画眉,这……这哪里是男人做的事情啊!
 
    不由得,甄姬脑海中渐渐浮现出当日在邺城初见李林时的那一幕,他用惊奇的眼神望着自己的模样,眼神中甚是还带有意思色眯眯的模样,看的自己都有一些手足无措了,想着想着,甄姬的脸越发的难堪,就好似那一天被李林紧盯着时候的样子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宝贝儿!”
 
    “嗯?”已经愣住了甄姬猛地醒悟过来,想以前的事情干嘛,现在的自己真是太幸福了,太幸福了!
 
    李林那里知道甄姬想的是啥,看着甄姬在那里一动不动,李林还以为甄姬是害怕自己会把她的妆画瞎才不敢动的,李林可是每一下都十分的细致,想当年自己也是给对象画过的,一摆兰花指,李林娘里娘气的一扭小腰,对甄姬道:“宝贝儿!你看为夫画得深浅如何?”
 
    甄姬还是有些不好意思,一动不动,含糊的说道:“一切皆凭夫君做主!”
 
    李林小嘴一撇,依旧问道:“为夫这样画,不会错吧?”
 
    甄姬还是那个表情,含糊道:“一切皆凭夫君做主!”
 
    李林眼睛一挑,看着甄姬道:“宓儿?”
 
    “一切皆凭夫君做主!”
 
    “嗯?”李林看着甄姬脸上,毫无表情。
 
    忽然甄姬反应过来,自己刚才有些呆滞
    羞涩地望了一眼自家夫君,甄姬捧过铜镜,望了一眼铜镜中的自己。然而她的目光,却是聚集在铜镜中、自己身后的那人身上,尤其是他眼中的期盼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咯咯”甄姬轻笑一声,回身望着还在期盼着甄姬评价的李林,扬起头,缓缓闭上双眼,一动不动。
 
    望着那略微有些淡白的朱唇,李林舔舔嘴唇,这……这怎么让自己受得了啊!李林缓缓俯下身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那个……真的行吗?不会有事吧?”
 
    “不……不会的!宓儿问过御医了,过了两个月是……是可以的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哦哦!早说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一时间,房中春意盎然…………
 
    半响之后,李林抬起头来,笑眼望着怀中丽人,只见甄姬微微

当前网址:http://nc80896.com/a/shendengcaipiaoguanwang/20180517/3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